首页 古代红包群规则大全 古典架空 烽火朱颜

第六章 心藏疑虑

烽火朱颜 锘苎 3006 2019-01-17 12:12:18

用过晚膳后,我便回房继续着我的针线活,直到天色渐暗,屋中事物模糊不清才停了下来。刚想起身去找个烛火来照明,行儿便手执点燃的烛台走了进来。

"你去哪儿啦?吃过饭后就没见你了?"我随口一问。

"哦,夫人留了奴问话,说是昨儿午饭后在园里散步,弄丢了一只白玉镯子,刚好在假山附近。咱们昨儿午饭后不是刚好在假山那儿坐了一会儿么?夫人问问咱们有没有捡着!""

"怎么夫人当时也在假山附近么?"我心下一惊。

行儿点点头。

"今早夫人说起昨日之事,我还以为是你嘴快跟夫人说的,不想却是夫人自己听了去!"心下顿时一片落寞,竟那么多人,看到我出糗瞬间。

行儿刚想开口安慰我,门外却响起扣门声。行儿过去打开门,随即曲了曲膝,唤了一声:"老爷!""

来人正是长夜,这是我入府两个月来,他第一次走进我的房间。

"怎么样?府中的生活已经习惯了吧?"他扫视一眼我屋中的陈设,说:"有什么不便的,就跟夫人说……或者跟晰夫人说也是一样的!""

在他面前,我总有些局促,只弱弱地回道:"也没什么不便的……""

"你肩上的伤都好了吧?"他走到椅上坐下,行儿端来了茶水,我只随立在一旁。

"好是好了,就是留了块疤,难看得很!""

长夜抬眼看了看我,似是不解一块疤有什么可要紧的。

"昨日的事,我听夫人说了!夫人做的对,这府中上下不能失了规矩!撵走了两个丫头,府中也没人敢在些背后议论你了!只是,我想知道,你自己是怎么想的?""

他说的随意,听不出话里的情绪。我低着头,轻轻说道:"奴不敢有想法!""

"这话说的,便是有想法了!"长夜倒轻笑起来,"我记得当日在鹿鸣关,你说我不论出于什么原因纳你为妾都好,喜不喜欢你也罢,你都会终其一生伺候在我身侧!是也不是?""

"是!"深深吸了口气,我答道:"奴以此为条件,要将军怜悯蔚儿!""

"现下我许你每月回去探亲,又救济银两给你兄弟,待你总算不薄了吧?""

"是!奴定当尽心,以报将军恩情!"心下莫名升起一抹酸楚。

"我纳你为妾自有我的原因,冷落你在一旁也有我的原因,只是我不喜欢别人来猜我的心思,你也不要猜!我隧了你的心意,你在将军府里又不愁吃穿!我以为,现下的这种状态已经很好!若你要报答我的恩情,那就规规矩矩、开开心心地做好你名义上的‘五夫人',那就够了!""

说来说去,就是想告诉我,我只是名义上的,而他是不会与我更进一步了。只是若然如此,他又何必纳我为妾,将我买入府中做个使唤丫头不就得了!

我低垂着眼睛,点头道:"奴明白了!""

"老爷今晚不在这过夜吗?"行儿嘴快,一时忍不住问道。

长夜斜眼瞪着她,说道:"才说了不要猜我的心思,你就来惹我生气!"长夜起身往门口走去,也未见他真的动怒。"今晚我去芸夫人那儿看看予扬去!"说完,他跨出门口,转身离去。

长夜既许我每月回娘家一次,而晰夫人又给了我虫草让我带给蔚儿,将军府中又实在没什么要紧事,我便择了个日子,带着行儿去了一趟父亲家。

父亲拿着虫草看了又看,不住称奇,道:"这个宝贝,我平生还未见过!是将军给的?""

"不是,原本将军是给晰夫人的,晰夫人又给了我!……听说这东西炖汤不错,爹爹您也可以喝点!""

"你与各房夫人相处融洽,自是不错的!只是,不要忘了苜郡主才是整个将军府的主母!她又是定安大长公主的孙女,圣上的表侄女!你在府中,可要对她尽心尽力,将来若是将军对你不好,也能有个依傍!知道吗?"父亲忍不住提点道。

"嗯。"我点点头,忽而心念一动,问父亲道:"爹爹,当日将军派人来提亲时,是如何与爹爹说的?""

"当日是你们府上的管家来的,他只说将军看上你了,要接你入府去当五夫人。我本来还在犹豫,可他说总归是家里缺钱要把你卖出去,卖入谁家都不如卖入将军府好,卖入将军府为妾总比为奴好!我也就答应了!怎么忽然这么问?可是有什么事?""

"没什么!"似乎也问不出什么,只得道:"只奇怪将军为何会看上我的呢!""

"这便是你二人的缘分了!……将军待你……好不好?""

"很好啊!"也只得这样说,免得父亲挂心。

"我想他待你也不错,不然怎会许你每月探亲一次!……这就好,这就好……争取在一年半载之内就给将军添个娃!将军的夫人虽多,他膝下孩子却不多,你要是能给将军生个孩子,这在将军府中,地位就会上去不少的!""

父亲这么说,我也不知如何接话,只默默低了头。

父亲以为我是害羞之故,隧又说道:"这话本该你娘来说,但你娘她去的早。这么些年来,我也把你跟蔚儿拉扯大了,咱们父女之间,还有什么不可说的!女人这一生,本来就该相夫教子啊!""

我只顺从地点点头,一时间气氛略微有些尴尬。忽听得蔚儿房门一响,抬眼望去,只见他站在门内,手执一画卷,开心地说道:"长姐何时回来的?蔚儿在房中睡着了,竟不知道!""

"来了有一会儿了!"我笑道,"爹爹说你刚吃了药睡下了,我便没吵你!怎么样?近来好些了吗?""

"近来身上倒松泛不少了……近日作了幅画,"蔚儿举起手中画卷,"拿来与长姐玩赏可好?""

"快来吧!"我冲他招招手,"看你可有些许进步了!""

这一下午便在与蔚儿的玩闹中渡过了。临近黄昏,行儿在一旁催道:"藜夫人,咱们回去吧!可别耽误了府中的晚膳!""

我点点头,又转身对蔚儿说:"姐姐这就走了,下个月再回来看你!你好好读书,下次可要考你学问了!""

蔚儿点点头。我又对父亲说道:"爹爹保重!那我这就回去了!所幸每月还能回来一次,爹爹也不必太挂心了!""

"去吧!别让府里的人等着你!""

出门便与行儿一同上了马车。

一路上本无话,路行过半时,行儿忽然问道:"藜夫人,你对老爷可有倾慕之心?""

我不意她有此一问,脱口而出:"你怎会这么问?""

"奴瞧着,藜夫人你进府已快三个月了,老爷对你虽也算不得差,却也实在算不得是喜爱。如若夫人对老爷心存倾慕,那老爷此举,岂不是要叫夫人伤心了!""

"倾慕?"我若有所思,"他对于我来说,只算得是个陌生人,我对他又何来倾慕?"我看向行儿接着道:"可是行儿……他却又实实在在是我的夫君,是我后半生要依傍的人,我又如何能完全视他为陌生人?!若硬要说我对他存着一颗什么心,那便因着自幼听着他的英雄事迹长大,也只能是一颗敬畏之心罢了!""

行儿听后笑道:"老爷本就生得一付不怒而威之相,莫说藜夫人你,府中上下谁人不是对老爷存有一颗敬畏之心!只是藜夫人如此想法挺好,既能闲散过日子,又不会心存伤心!老爷见你乖巧听话,说不定哪天又忽然对你动心了呢!""

我苦笑道:"他对我怎样都好,只是帮着我眷顾一下蔚儿,我便开心不已了!""

接下来的日子里,长夜为迎接定国公的到来,特意从外头请来一支乐坊,加紧排练舞曲。府中的琐事一下子多了起来,行儿时常被苜郡主叫去,安排一些别的事情去做。反正我跟前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她不在,我一个人倒是轻松些。

这一日,独自在园中信步游玩,忽听得悠扬缠绵的琴声自不远入传来。心知定是乐坊里的乐师在练琴,只是琴声美妙,实在动听,不知是怎样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才能奏出如此动人心弦的乐章。

沿着长廊,寻着琴音缓步走去。拐过长廊的一角,只见东墙下的那片菊花丛中,一位如画的"美人"正坐在古琴前,十指上下翻飞,悦耳的琴音就这样从指缝中流转出来。离他不过几步不遥的地方,芸夫人正带着予扬玩耍。团团花束将他们围在中间,这画面太美,令我不由自主往前迈出一步。

芸夫人抬眼看到了我,她冲我微笑着招了招手。我下走下长廊,走到那菊花丛中去,这才看清,原来这位弹琴的美人竟是一位男子!芸夫人对我作了个噤声的动作,又指了指这抚琴的男子。男子弹得投入,并未被我的突然闯入而打扰,而我也就跟在芸夫人身旁,倾心欣赏起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