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红包群规则大全 古典架空 残雪乱

035入府

残雪乱 九v九 2057 2019-01-17 12:06:37

喻府的马车在落满秋叶的街道上平稳地行驶着,不知为何今天的天气很冷,超出了以往秋日的凉意。喻长衾透过马车的窗子看着冷寂的街道,突然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一袭白衣的他在落叶的映衬下格外的显眼。

喻长衾让车夫停下了车,但她并没有下车,只是在马车里远远地望着。

那人正是昨夜在月隐楼前遇到的白衣公子,这几日天气开始变凉,他身上单薄的衣服已经难以抵御住冷风的侵袭。没有酒楼愿意让他弹琴,流落街头让他的身子更加虚弱,只能靠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书童扶着。他沿着街道一家家的哀求着,纤瘦的背影在冷风中飘零着。喻长衾看着他落魄的模样,思绪仿佛被拉到很久以前。

"咳,咳……"鲜红的血迹染红了他的衣襟,他有些站不稳跌落在了青石砖上,白皙的手掌擦破了皮,渗出了血丝,小书童有些担心甚至哭了出来。

喻长衾的心仿佛被利器刺痛了一般,她还没来得及考虑,身体就已经行动了,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前。

"跟我走吧。"喻长衾一身红衣十分的惹眼。

白衣公子看到喻长衾,想起了那晚她头也不回的身影,"为何?"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。

"喻府上还缺个男宠。""

不知为何喻长衾的话里听不出轻浮的感觉,这一次白衣公子看清了喻长衾的眼睛,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"公子请回吧。""

喻长衾猜得出自己应该是他的目标,但没想到他竟然会拒绝,"你不后悔?""

"我甘愿以落叶为葬。""

萧何觉得这白衣公子虽气质不凡,但是人也很奇怪。

喻长衾踩在落叶之上,并没有打算离开,他们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。白衣公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,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"萧何,你和书童一起把公子扶上马车吧。""

书童感觉喻长衾不像坏人,而且公子的身体不能让他再犹豫了。

"我不去。"白衣公子并不打算顺从。

"你是想等晕过去以后再被我捡走?"喻长衾并不打算理会白衣公子的反抗。

但白衣公子突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,喻长衾的心开始慌了,"萧何,快扶他上车,回府!""

车夫的马鞭飞快的舞动着,落叶发出撕裂的声音,喻长衾心里很烦躁,又有些后悔,当初在月隐楼的时候就应该把他带回来。

回到府中喻长衾连忙把留莹叫了过来,她很担心白衣公子的安危,留莹看过之后,为他开了几副药。

"主子,这位公子只是因为风寒且体虚才晕过去的,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,但是……",留莹看得出喻长衾对这位公子的在乎,"他的体内有一种奇怪的毒素。""

喻长衾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,"是什么?""

"属下医术浅薄并不知晓,但这毒应该是很久之前就种下了。""

喻长衾想起当初认识他时,就已经是这般虚弱的样子,原来是因为毒吗?

"不过请主子放心,这毒现在并没有性命之忧。"听了留莹的话喻长衾还是有些担心。

到了晚上,白衣公子也慢慢醒了过来,一直在身旁伺候的书童激动得很,看来是药物见效了。

"公子,公子有哪儿不舒服的吗?""

白衣公子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有些疑惑,"这是哪?""

"是今天遇到的公子救了您。"书童看到自家公子终于醒了过来,心情好了很多,"公子的身体还很虚弱,先吃点粥吧。""

书童端起桌上的粥,想要喂自家公子。

"我不吃,咱们快走吧。""

"可公子……"书童看着公子脸色苍白,身子虚弱很担心。

"吃完了再走吧。""

书童还是坚持要喂粥,白衣公子一推,书童没有拿稳把碗摔到了地上。

"公子……"书童心里有些委屈。

此时喻长衾刚好踏进屋内看到了这一幕但她并没有生气,"红玉,再去厨房盛碗粥来。""

突然白衣公子咳了起来,喻长衾坐到了床边温柔的帮他顺气,"不喜欢粥吗?""

白衣公子被喻长衾的行为吓了一跳,"多谢公子相救,在下也该离开了。""

"你可以去哪呢?""

"天地之大总有我容身的地方。""

喻长衾看着白衣公子的样子,虽然样貌改变了,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,"留下来吧。"这一次喻长衾开口留下了他。

"公子的男宠在下实在消受不起。""

喻长衾第一次见到他还有倔强的样子,忍不住露出了笑意,"喻府还缺个琴师。""

白衣公子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喻长衾这么容易就改口了。

而此时红玉也把粥端来了,"可以吃东西了吗?"喻长衾接过粥亲手喂他。

白衣公子有些尴尬,"我自己来吧。""

喻长衾并没有理会他的话,而是继续用勺子喂他,一碗粥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了底,喻长衾看他听话的样子很满意。

"好好休息,外边很冷,尽量不要出去了。"喻长衾扶他躺了下来,又替他盖好了被子,"红玉是这个院子里的管事,想在院子里活动找她就行了,府里的阵法很多,别乱走,容易伤到你。""

红玉第一次见主子如此温柔,即使很好奇这位公子的身份但她也不敢多问。

喻长衾静静地坐在床边陪了白衣公子好一会儿才离开。她的心里既开心又担心,他不会骗人,虽然没有认出自己,但就算他不说,喻长衾也能看出他的目的就是接近自己。但又是谁指使的他呢,而他的毒又跟指使他的人有什么关系呢?喻长衾的头开始有些隐隐作痛。

喻府的梅园在府中的最南边,离府中的正厅很远。整个园子和府中的梅林连成一片,阵法更是错综复杂。喻长衾特意选了这个院子给他,不仅是因为风景好,也是能够防止他有什么动作,更是想防住他背后的人。

喻长衾站在梅林之中若有所思,花苞刚冒了点头,冬天也不远了,"不管你藏在哪儿,我都要找把你找出来。""

北风的呼啸更甚,给秋日凭添了一份凉意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